桂白

【SS】沙穆
撒穆
昂穆
(撒沙天雷,穆攻仅接受恶搞)
【HP】HD(不拆不逆)
【电影大腐】福华
【魔戒霍比特】ALVO
叶子开花粉

不混圈,野生粉
只会写傻白甜
更文及慢,填坑之日遥遥无期ORZ

© 桂白
Powered by LOFTER

【阴阳师】连名字也没有的日常

这个文的灵感来源是有一次我打探索,在旁边放了一个涂壁观战而,突然想到想要为狗粮们写一篇文。


我叫涂壁,今天被召唤出来,我看到那个成为我阿爸的阴阳师晴明,他脸上没有惊喜也没有失望,只是带着一点“嗯,今天就这样吧”的随意表情,站起来,拍拍衣摆,伸出手来让我牵着,拉着我走过一地的灰色符纸,我猜是其中一张把我召唤出来的。

不过阿爸真是一个温柔的人,特意走的很慢,让我能跟上他的步伐。

庭院里聚集了好多大妖怪,有长得漂亮的姐姐,有英俊非凡的妖怪,还有可爱娇俏一蹦一跳的围在几个虽然丑但是看上去很有趣的妖怪周围,没有任何人注意到我的到来,只有一个拿着铃鼓的可爱妖怪,一蹦一跳的跑到阿爸面前,她身后的蝴蝶翅膀嗡嗡煽动着,“咦,阿爸,你要去结界里吗?”

“嗯,”阿爸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你帮我带过去好不好?”

小妖怪高兴的点头答应了,阿爸松开我的手,示意我跟着她走。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更加羞于跟她说话,只好跟在她后面,一步一步的向前走。

没想到我竟然没有一出来就被喂掉,刚踏入结界我有点受宠若惊,里面几只打妖怪一边抱着红色达摩,一边靠在一起聊天,看到我被带进去,只是抬头看我一眼,随即把目光移开,跟庭院里的妖怪反应一样,我无措的站在那,结界比庭院小很多,我想藏起来也不知道藏到哪去,只好走到一个别人注意不到的角落里,羞窘的想要把丑陋的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在寮里我交到了朋友,虽然他跟我一样,外表不起眼,但是对我非常友好,他说他曾经有两个兄弟,后来慢慢就不见了,不过现在我来了,他就又有朋友了,他叫天邪鬼赤,作为比我早来很多的他,已经“见过不少大场面”。

“又一次差点团灭,后来妖狐大人连突了好几下把对面打败,阿爸很高兴,奖励了他不少红达摩。”

“姑获鸟大人特别善于带小妖怪,曾经我和兄弟们都被她带过,既温柔又强大。”

“莹草大人虽然是奶,可是她经常让阿爸再带一个奶,好满足她输出的心。”

“大天狗大人特别厉害,就是太严厉了我都不敢看他。”

虽然我并没有和这些大妖怪大人说过话,但是在心理一遍遍想象他们在战场上的英姿。

真的希望有朝一日我也能被阿爸带出去打怪。

很想常常达摩的味道,我和天邪鬼赤缩在结界角落,看着大天狗和姑获鸟大人拿了很多达摩进来,分给其他等在结界里的妖怪,当然没有我们的份。

“你说红达摩是什么味道的?”

“不知道,不过我猜应该会很好吃吧。”

我吞咽口水,不自觉的盯着妖怪大人们吃红达摩的样子。

“可能跟我们的味道差不多吧。”

天邪鬼赤突然直接结束了我们的这场谈话,他扭过头,不再看他们。

在寮里也有很多开心的时候,比如今天阿爸突然带我和天邪鬼赤去观战了。我第一次观战,终于看到传说中的几位大妖怪的英姿,我十分兴奋却拘谨的坐在一旁,生怕影响到他们打怪。

每当他们杀死一个妖怪的时候,我和天邪鬼赤都比在场的任何一个人激动,我们跳起来为他们欢呼,却没人在意。

真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变得这样帅气,如果我长大了,会不会也用一招让对方团灭?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还在激动的想象自己长大后的样子,应该闪闪发光吧,就像那几位大人一样。

就在我快20级的时候,天邪鬼赤升星了,我为了给他庆祝,约好晚上在庭院的房顶上,我们很少去庭院,不过今天晚上是特例,就算被异样的眼光看也好,我很想为他庆祝。

天邪鬼赤抱着一个块布包的东西,塞进我怀里,“这是你来之前,阿爸那天打出了好多红达摩,一高兴,分给了我一个,你拿去吃吧。”

本该十分高兴的我,却一点不想要这个达摩,我想还给他,他却转身走了。

所有妖怪都聚集在屋子里,没人注意到我躲在树后面一口一口吃达摩。

达摩真的很好吃。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