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白

【SS】沙穆
撒穆
昂穆
(撒沙天雷,穆攻仅接受恶搞)
【HP】HD(不拆不逆)
【电影大腐】福华
【魔戒霍比特】ALVO
叶子开花粉

不混圈,野生粉
只会写傻白甜
更文及慢,填坑之日遥遥无期ORZ

© 桂白
Powered by LOFTER

【辉瞬】神父与恶魔

神父恶魔梗~!!!OOC有,养成有w

【对宗教不太熟,有错误,见谅】


“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

谁也不知道修道院门口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小孩。

几名修士围在一起,对着中间一个绿色头发的幼童,纷纷猜测他的来历,莫非是哪位孤苦的父母偷偷放到修道院门口的?

可是绿色头发……本想抱起幼童的几名修士,又对他的发色产生了怀疑,便停下了想要领回院内的手。

“会不会是恶魔啊,听说恶魔才是绿色头发和眼睛。”他们的猜忌中,甚至有人想要拿出圣水来驱赶幼童。

幼童懵懂的看着他们对自己的指点,不一会便哭了出来,奶声奶气的哭声让想要用圣水泼他的修士住了手,可是依然没有人敢上前询问。

一辉祷告完后,发现门口聚集的人群,还有嘤嘤啼哭的童音。

“你们在干什么,”一辉不悦,修道院本该是安静场所。

几名修士看见是出了名的严格并且凶狠的副院长,怕惹上麻烦,便准备偷偷溜走,没成想正在啼哭的幼童看见一辉,不但停止了哭泣,甚至还跑到他身边,抓着长袍,奶声奶气的叫了一声“哥哥”。

这一声“哥哥”让一辉黑了脸,更是让其他修士暂时压下心中的恐惧,看起了好戏。

难道是一辉父母的私生子?

这个猜测在修士中炸了锅,有人猜测副院长这样凶狠,大约是这个“弟弟”得到了大部分的爱,心理不平衡所以才变态……

一辉用最大的耐心掰开幼童的手,面色不悦的扫了一圈,还在兴奋猜测的修士立刻胆颤的闭了嘴纷纷溜走,没想到幼童被推开不但不哭,反而再次抓住他的衣摆,细细的、坚定的又叫了一声“哥哥”。

就算是一辉这样没什么耐心又不好相处的神父,也没有办法对一个孩童下手,他只好放弃的直起腰来,不打算再理会他。

本想大步走路好甩开小尾巴,幼童却紧紧的抓着他衣摆,一路小跑的跟着他,途中跌倒几次都快速站起来,裸漏在外面的白嫩的肌肤被地面擦伤,不哭也不闹,就这样坚定的跟着一辉。

于是修道院的修士们就看到这一幕,一向不苟言笑的,和亲切半点不沾边的,在此之前根本不会把他和小孩联想在一起的副院长,竟然抱着一个奶娃娃,面无表情的走进办公室,奶娃娃还紧紧靠着他,抓着他的头发。

一辉有些头疼的将幼童放进椅子里,蹲下来,语气冷硬,“你到底是谁?”

“我叫瞬。”幼童黏黏糯糯的,还想往他怀里钻,却被他一只手推开,只好带着点委屈捏着自己的衣服。

“为什么在这。”

“不知道,我就是来找哥哥的。”

一辉盯了他一会,“我不是你哥哥。”

“你就是!哥哥!哥哥!”瞬开始哭,不住的扭动着自己,抓住一辉的手指,“就是哥哥!”

“不是!”

“是!”

“不是!”

“就是!”

一辉头疼的扶着额头,他这是怎么了,竟然跟一个奶娃娃进行这种无意义的对话……“你几岁了?”

“5岁。”瞬抱住他的手指。

一辉吃惊的看他,按照他的外形,怎么看不过3岁的样子……难道是家境贫穷所以……

这种猜测让到底是神父的一辉有些心软,他只好放柔了声音,“你的父母呢。”

“不见了。”瞬眨巴眨巴眼睛,他不过是睡了一觉,一醒来父母和哥哥就不见了,幸好自己找到了哥哥。

这句话让一辉更加证实了自己的猜想,一个被贫穷夫妻抛弃在修道院门口的幼童……他叹了口气,“饿不饿?厨房应该还有剩饭。”

瞬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他不知道饿是什么,“饿……”既然哥哥问了,他就只好顺着说了。

一辉抱起他,用长袍裹住他的身体,带他走向厨房。

其实瞬并不爱吃这些硬邦邦的食物,不过是哥哥给他的,他便高兴的靠在一辉身上,小口的吃了起来,食物的渣滓和口水蹭到一辉长袍上。

瞬吃到一半就睡着了,这时候还紧紧抓着一辉的衣服,一辉忍了一会,最终没把他推下去。就这样把他放到自己的卧室里,把长袍脱下来,盖在他身上。

瞬是半夜醒来的,他抓着神父长袍钻来钻去,惊恐的发现哥哥不见了,紧紧抓着长袍跳下床,一边细细的哭着,一边叫着哥哥,啪嗒啪嗒的往外跑,天色已经完全黑了,因为阴天的原因,天空中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整个修道院中只有偶尔走过的修士手中灯是亮着的。

一辉住的地方比较偏,就连经过的修士都很少,瞬害怕的抓紧了手中的衣服,像是哥哥给了勇气一样,深吸一口气,向前跑去,零星路过的几个修士都被他吓了一跳,瞬的眼睛在夜晚发着一点莹莹的绿,差点误以为是闯进来的恶魔。

瞬在没头没脑乱撞了几次后,一辉终于在一个好心的修士的告知下匆匆赶了过来,瞬一边哭着一边扑进他怀里,被蹲下的一辉接了个正着。

“我只是去办公而已……”一辉叹口气,擦擦他被尘土沾染的脸。

“我以为……以为……”瞬抽噎的说不出话来,他搂住一辉的脖子,把脸埋进去,说什么都不松开,直到一辉将他抱到充满光亮的屋子里,他还是在抽泣着。

“松开手,我给你擦擦。”

瞬刚才摔倒几次,衣服破了,露出蹭破的手肘和膝盖。因为过了洗浴的时间,一辉只好用毛巾沾湿了水给他擦拭伤口,“疼不疼?”

幼童带点婴儿肥的肉软软的很好摸,倒是让一辉有点不舍得放开了。

“不疼……”瞬小声的抽泣,吸了吸鼻子,“哥哥在就不疼。”

这样乖巧粘人,让一辉不由得有些心疼,不过作为一名副院长,他没法时刻带着瞬,只好硬气心来,“听着,瞬,”瞬睁大眼睛,因为哭泣眼睛里水莹莹的,“我没有办法时刻带着你,修道院内很安全,白天你无聊的话可以在这里随便玩。”

经过白天的事,修道院里几乎人人都知道,这个爱哭的小家伙是自己的弟弟了。一辉郁闷的捏了捏他的脸颊。

瞬扁嘴,“可是我要跟哥哥在一块。”

“听话,不然我就把你扔出去。”

也许是一辉的威胁有了效果,瞬在权衡了一下后,觉得就算有一小会见不到哥哥总比被扔出去再也见不到的好,他乖巧的点点头,又带了一个要求,“那我要和哥哥一起睡。”






TBC.

呜呜呜写不完啦,就这样吧wwww

一辉要等把瞬养大了才能吃掉啊,什么时候才能养大!【苦恼


评论(1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