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白

【SS】沙穆
撒穆
昂穆
(撒沙天雷,穆攻仅接受恶搞)
【HP】HD(不拆不逆)
【电影大腐】福华
【魔戒霍比特】ALVO
叶子开花粉

不混圈,野生粉
只会写傻白甜
更文及慢,填坑之日遥遥无期ORZ

© 桂白
Powered by LOFTER

圣域学院(2)【沙穆 撒穆】

OOC OOC OOC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算是过渡章……吧?


第二章

圣域学院作为三大学院其中之一,有雅典财团做坚强的后盾,其校园环境和师生福利都是其他学校不可及的,而地方大了后,教学楼和宿舍的距离就相对离得远了,为了方便学生和管理,学校内部也分割出几个区域,大一大二的宿舍和教学楼位于东面的位置,大三和大四的宿舍与教学楼偏西,中间隔着公共教学楼研究院所剧场食堂图书馆自习室体育馆学生活动部等其他建筑,因此大一的学生除了在刚入学和军训时和大三大四的学长学姐见过几次面以后,即使是同一个专业,也未必经常能见的上面。

对于前两天在公共教学楼内的小插曲,穆转眼就忘了,因为当午餐吃饭时阿鲁迪巴向他提起“那个新生星矢可是在他的办公室呆了一下午,就为了打听穆的生活作息时”穆还真有点吃惊。

“那个星矢是谁?”一旁的沙加略带好奇的看过来——也只有面对穆时,他才会正眼瞧人。

“前两天我和加隆去公共教学楼找史昂老师,在走廊里他和加隆撞在一起,我扶了他一把而已。”穆向好友解释,顺便接受了沙加夹过来的一块红烧鱼。

沙加点了点头,“你都说了?”这话是对着阿鲁迪巴说的。

阿鲁迪巴一口气喝完碗里的粥,“我说了一点,其实我了解的也不多,只说了他现在每天课很少,一般待在学生会和图书馆。”比如穆喜欢在活动部学生会的沙发上睡觉这事其实也说了,但是……他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沙加,他可不想引起这个男人的不快。

“嘴巴上沾了东西。”沙加凑近穆,伸出手指,指腹扫过穆的唇角。

真是柔软啊……

沙加不动声色的收回手。

“多谢。”穆微笑的向他道谢。

坐在一旁的阿鲁迪巴就算再迟钝,也知道他现在不太适合坐在这里,天知道几乎所有人都看出来沙加对穆有意思,这么多年竟然还没有追到手。

吃完饭后阿鲁迪巴回他的教辅室准备本周体育学院的比赛事情,穆和沙加缓缓的走向学生活动部,此时正是初秋,天气依然炎热,小路旁种着一溜梧桐和槐树,树荫遮住了石子铺成的道路,这时候沙加和穆单独走在这条幽静的路上,反而更像是约会。

“你身后5点钟方向,”沙加凑到穆耳边,“有人跟着。”

“什——”穆诧异回头,看到星矢正在小步的跟在他们后面,“原来是星矢啊。”

星矢在这边守了好几天,今天终于等到了穆。人就是这么奇怪,没看到时日想夜想,脑海中演练了很多次见面场景,连搭话和对话都算计好,可真的看见了又胆怯了起来,他跟在穆的身后走了一路,愣是没勇气上前,被穆和旁人识破后,他的脸迅速的红了起来。

“那个……嗨……”星矢低头蹭了蹭脚,“我是想问你吃过饭了吗。”

话一出口星矢恨不得捶死自己,天啊他怎么变得这么蠢,要是冰河看到一定会狠狠的嘲笑他。

没有等穆答话,他想试着挽回,“不是,那个,我是想问你今晚有没有时间。”

穆一开始疑惑的眨了眨眼,随即恍然,嘴角的微笑蔓延到眼角,略带调笑的口吻,“星矢是想邀请我吗?”

星矢猛的抬起脑袋,眼睛里放着光,盯着他,“我买了亚洲古代文物巡回展的票!”他费了半天劲,才从阿鲁迪巴口中得知,穆对古文物有着浓厚的兴趣,因此当得知巡回展将在这里举行时,费了半天劲才弄到两张票。

由于此次展览只展示十天,为了保护文物,限制客流量,所以门票又贵又难买,很多天前在网上就售罄了。

穆没想到他是花了这般的心思,此时反倒是不忍心拒绝,他略带歉意的,斟酌词句,“对不起,我……”对不起三个字刚出口,就看到星矢眼里的光黯淡下去,后面的话却无论如何说不出口。

“我今晚已经约了他,”沙加的声音冰冷突兀的响起,像是一道光划破了两人间胶着的尴尬气氛,“你没戏了。”

星矢不服输的望着他,沙加也不甘示弱的瞪回去,他追了十几年的穆,岂是你个刚见了两面的小毛孩就能得到的?

星矢失望离去,狠狠的捏住手里的票。

穆一声不吭的往活动部走去,沙加跟在他后面。

走到学生会办公室后,沙加关上门,拦在穆面前,“你生气了?就因为我拒绝了他?”

穆摇了摇头,垂下眼不去看沙加,坐到了沙发上,“我只是觉得,你没必要说的那么过分。”希望破裂的感觉他尝试过,所以当看到星矢的目光时,才说不出拒绝的话。

“过分?”沙加猛的弯腰,盯着穆的眼睛,“你觉得我过分?”

穆移开眼睛,不去看他,“有更温和的方式。”

“比如你这样拒绝我?”沙加一阵恼火,恼火过后又是心口泛起酸苦来,他冷笑的站直,盯着穆的头顶,“还是说为了拒绝我,你更愿意拿他当替代……”他猛的闭上嘴,穆已经变了脸色。

“原来你是这样想的,”穆白了一张脸,只觉一颗心被人紧紧攥住,“原来你竟是这样想我。”他低声的,又重复了一遍。

沙加想说点什么解释,又想抱住穆安抚,可最终直挺挺的站在那,不动也不说。

两人就一个坐着一个站着,梗着脖子互相不去看对方,房间里只留着钟表指针移动的声响,微弱,却清晰的传进两人的耳朵里,阳光略微便宜,两人投在地上的影子也随之移动,最终,一个影子覆盖住了另一个,融在了一块。



啊啊啊啊啊我怎么写成了这样!没头没尾的!我到底想写什么啊!!!气哭!

下章写前因吧QAQ大概会解释撒沙穆的关系……?

评论(7)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