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白

【SS】沙穆
撒穆
昂穆
(撒沙天雷,穆攻仅接受恶搞)
【HP】HD(不拆不逆)
【电影大腐】福华
【魔戒霍比特】ALVO
叶子开花粉

不混圈,野生粉
只会写傻白甜
更文及慢,填坑之日遥遥无期ORZ

© 桂白
Powered by LOFTER

【AL】这名男子捡到一只精灵(4)

依然是瞩目的OOC,很久没更这篇,来撒点土>w<


莱戈拉斯不明所以的被阿拉贡抱住,他眨眨眼,虽然不明白阿拉贡的举动,但是他觉得阿拉贡这时候可能需要一个拥抱,于是抬起手回抱住阿拉贡。也学着他的样子,把手放在阿拉贡的背上,还有模有样的学着电视里那样,轻轻的拍了拍。

就是安慰一个惊慌失措的小孩——莱戈拉斯想起他看的电视剧,母亲拥抱着哭闹不停地小孩,抱在怀里轻轻摇晃着——尽管目前阿拉贡比他高上不止一头,所以他放弃了轻轻摇晃的念头。

当莱戈拉斯回抱住他的时候,阿拉贡才猛然意识到,他们现在是在大街上,还有那么多双眼睛在看着他们。天知道一向以沉稳可靠而著名的阿拉贡先生刚才是真的急昏了头,他尴尬的松开手,扶助莱戈拉斯的肩膀,左右瞧了瞧,“没受伤吧?”

莱戈拉斯像是受到了侮辱一般从地上跳了起来,“当然没有!”他甚至原地转了一个圈,以展示出矫健的身姿,“我怎么会因为这个受伤!”

好吧,阿拉贡看着他依然活跃的步伐,此时才彻底安心下来,他站起来,拍拍裤子上沾的尘土,就在他准备要带着精灵离开这惹人注目的地方时,人群中钻出一个带着墨镜的男人,站在莱戈拉斯和阿拉贡面前,摘下墨镜,友好的打了一个招呼。

“嗨,先生们,我能请你们喝一杯咖啡吗?”

阿拉贡谨慎的将精灵拉到身后,抱着胳膊,上下打量了男人几眼,“不好意思,我们还有事。”

“别担心,”男人露出八颗牙齿的标准笑容,“我是一个独立制作人,这是我的名片。”他从怀中掏出名片,阿拉贡没有接,男人稍微有点尴尬,随后像是不在意一般收了回去。

“咳,我刚才看到你的精灵动作非常干净利落,不知道愿不愿意出演我的新戏。”

阿拉贡挑起一边眉毛看了他一会,男人被阿拉贡审视的目光看的浑身不自在,往后退了一步。

“你愿意吗?”阿拉贡收回目光,转头低声问身边的莱戈拉斯。

莱戈拉斯看了看阿拉贡又看了看男人,再看向阿拉贡,虽然他不太明白他们俩在说什么,不过直觉阿拉贡并不希望他答应,于是他就像阿拉贡希望的那般,摇了摇头,“不。”

阿拉贡慢慢露出一个微笑,不再看向男人,拉着莱戈拉斯穿过马路。

男人不甘心的在他们身后挥了挥手,大喊着,“我希望你们能考虑一下!”随后他想起自己并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失望的缩了缩肩膀,自顾自的转身离开,“好吧,好吧,是他们自己失去了这个机会。”

阿拉贡今天心情出奇的好,买了好些个小甜甜圈,来弥补莱戈拉斯失去的香喷喷的面包。然而第二天,莱戈拉斯就牙疼了。

当阿拉贡发现莱戈拉斯捂着嘴巴,被痛楚刺激出的眼泪时,一时慌乱了起来,他一边翻箱倒柜的找止疼剂,一边给阿尔文打电话。

“什么?牙疼?”

“对,我不知道精灵还会生病。”

电话那头似乎是笑了一声,“别担心,精灵和人类一样,既脆弱又坚强。”

阿拉贡噎了一下,“人类可不会徒手翻汽车。”

阿尔文好不掩盖的笑声传来,“说来我也是第一次听到这种事情,似乎莱戈拉斯是我知道的第一个运动细胞如此发达的精灵,说不定你捡到了宝。”

就在阿拉贡准备回敬几句的时候,莱戈拉斯在他身后拽了拽他的衣服下摆,眼睛湿润随时准备大哭一场,他嘶嘶的说着,“阿拉贡,疼。”

阿拉贡心疼的亲吻他的额头——小时候自己牙疼的时候,祖母也是这样安抚自己的,“这是有安抚魔力的亲吻”他学着祖母的语气哄莱戈拉斯。

电话另一半的阿尔文笑够之后,终于提出了一个像是姐姐说的话的建议:带他去人类的牙医诊所就行,不用特意跑去精灵诊所。

当阿拉贡开车载着莱戈拉斯到自己曾经去过一次的牙医大夫那的时候,牙医伊欧墨惊奇的叫了出来,“这可是我第一次给精灵看病!”他兴奋而又激动的发抖,“以后聚会的时候我也能骄傲的说自己曾经治疗过一个精灵的牙齿了!”

没错,可怜的伊欧墨每次在同行聚会的时候,都被投以“这个小可怜竟然还没有给精灵看过病”的目光。他们可都以给精灵治病而骄傲着(这有什么可骄傲的,阿拉贡不止一次怀疑牙医们的思维)。

可惜莱戈拉斯的牙齿并不严重,伊欧墨略带可惜的放他下床,却又有点不甘心,“需不需要来个全身检查?”

这个小小的请求被阿拉贡无视了。




TBC

都不知道在写什么了(;´༎ຶД༎ຶ`)

这一次OOC 了伊欧墨

评论(8)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