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白

【SS】沙穆
撒穆
昂穆
(撒沙天雷,穆攻仅接受恶搞)
【HP】HD(不拆不逆)
【电影大腐】福华
【魔戒霍比特】ALVO
叶子开花粉

不混圈,野生粉
只会写傻白甜
更文及慢,填坑之日遥遥无期ORZ

© 桂白
Powered by LOFTER

【AL】这名男子捡到一只精灵

因为小粉红的梗而开的脑洞

短篇脑洞

题目是根据那个动画名而改的啦w

人精共存

设定:精灵是从精灵蛋里出来的,现代社会中,人类可以从精灵商店购买专属精灵蛋,孵化出来的精灵就认定此人为饲主。

       

阿拉贡,男,25岁,此时正坐在家中唯一的长沙发上面,看着床上的精灵,“那么……你是说你是我的精灵?”

男人坐在床上,穿着阿拉贡的衬衫和长裤,因为比阿拉贡矮一点,所以挽起了袖子和裤腿,露出一截白皙的手腕和脚腕,“是的。”

“可是我并没有预定精灵,你怎么会在这?”阿拉贡有些头疼,他的工作很忙碌,没时间照顾什么见鬼的精灵。

莱戈拉斯耸耸肩,“我不知道,可我就是你的精灵。”他固执的认为眼前的人就是他的饲主。

“你的精灵蛋呢?”

“丢了,你捡到了我。”

“我只是询问你需不需要帮助而已。”

“你把我带回了家。”

“那是因为你没有穿衣服。”

“……可是我现在没有饲主,”莱戈拉斯眨巴眨巴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阿拉贡,“没有饲主的精灵是活不下去的。”

阿拉贡被打败了,他任命的叹了口气,“好吧,好吧,现在告诉我你叫什么?”

“莱戈拉斯,这么说,你愿意当我的饲主了?”莱戈拉斯欢呼起来,蓝眼睛里露出笑意,“你需要我怎么称呼你,主人?”

“不不不,”阿拉贡摆手,那样太se qing了,“阿拉贡,叫我阿拉贡就好。”

“好的,阿拉贡。”莱戈拉斯露出一个甜蜜的微笑。

“那么现在,我需要去买一本精灵饲养手册,”阿拉贡站起来,“你可以在家里随意活动,精灵吃什么?”

“我不知道……我想大概什么都能吃。”莱戈拉斯皱着眉头想了想,他好像没有不吃的。

好吧……很好养,阿拉贡稍微感到一点安慰,“那么我去上班了,晚上回来会带晚餐。”


阿拉贡不知道怎么的,一天心神不宁,也许是家里突然出现一个精灵打破了他的平淡生活,也许是这种体验让他稍微有点兴奋,总之,不管他做什么,脑子里一直出现那只精灵的身影。

“嘿,你的咖啡溢出来了。”博罗米尔拍了拍他肩膀,阿拉贡被吓了一跳,咖啡整个洒了出来。

“生病了?”博罗米尔也吓了一跳,往旁边躲开,以免被滚烫的咖啡泼一身。

“不,并没有,”阿拉贡把咖啡纸杯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里,“我先回去了。”

博罗米尔看着他的背影,再看看墙上的表,好样的,工作狂今天竟然卡着点下班。

阿拉贡拎着买的披萨和啤酒打开家门的时候,被眼前的景象吓倒了,他不算大的公寓被翻的一团乱,莱戈拉斯扎着马尾背对着他坐在地上,手上的纸巾被血染红。

“你怎么了?!”阿拉贡扔下披萨和啤酒冲过去蹲在他身前,抓起用纸巾抱成一团的手指。

“呃,”莱戈拉斯躲闪着他的视线,“我饿了,想要给自己弄点吃的。”

阿拉贡松了一口气,“医药箱我放在柜子里了,”他站起身跃过堆在地上的杂物,“下次不要自己做饭。”

“好的……”莱戈拉斯沮丧的低着头,“还有,对不起。”

阿拉贡不忍心,抬手揉揉他的头发,“我并不是在指责你,我只是怕你把自己弄伤。”

莱戈拉斯抬起头,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你没有生气?”

“没有。”阿拉贡将他手上的卫生纸扔到垃圾桶内,手指上一道细长的伤口露了出来,认真的给他包扎起来。

“我记得冰箱里还有一些东西,比如面包和果酱。”

莱戈拉斯皱起眉头,“太难吃了,还有,果酱我打不开。”他指着一旁的果酱瓶子。

阿拉贡突然意识到,眼前的这个精灵没有任何常识,这是他的疏忽,他带着些歉意,“你要往这边拧盖子,看,打开了。”

莱戈拉斯看着果酱盖子在阿拉贡手里轻易的被打开,他带着崇拜的目光,“你真厉害。”

尽管阿拉贡不愿意承认,但是被莱戈拉斯这样夸奖,感觉还不赖,在阿拉贡25年的人生中,第一次因为这种不起眼的小事而高兴起来了。

他露出一个微笑。

莱戈拉斯突然脸红了,低下头躲避他的目光。


他们坐在沙发上吃披萨喝啤酒,莱戈拉斯着迷的看着电视,他喜欢这玩意儿,突然他打了个呵欠。

“困了?”阿拉贡低声说着,他意识到,自己的公寓只有一张床。

“不,我还不困。”莱戈拉斯揉了揉眼,不舍得从电视机上挪开目光。

“到了精灵睡觉的时间了。”阿拉贡感觉自己提前步入了当单亲爸爸的生活。

“成年精灵没有这么早睡。”莱戈拉斯一口气喝光啤酒,“我不是精灵幼儿。”

“你是,你说过刚从精灵蛋里出来,”阿拉贡就像一个管教电视儿童的操心老爸一样。

“……”莱戈拉斯扁了扁嘴,他从电视机上移开目光,可怜兮兮的看着阿拉贡,“就一会儿,我保证,一小会儿。”

莱戈拉斯的一小会儿就是直到他歪躺在沙发上睡着,阿拉贡揉了揉太阳穴,他纠结了一小会儿现在是要抱着他上床睡觉,还是叫醒他让他自己走到床上,这个问题,最终弯腰抱起了莱戈拉斯,天,他真轻。

晚安,他摸了摸睡着的莱戈拉斯的头发,然后关上灯走到了沙发上躺下。


早上阿拉贡是被压在胸前的重量憋醒的,莱戈拉斯跪坐在地上,上半身趴在他的胸口处,蓝眼睛盯着他,“早安,阿拉贡。”






TBC

虽然是个短篇可我还是TBC了。。。。

写不出人皇的苏好心酸QAQ

评论(26)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