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白

【SS】沙穆
撒穆
昂穆
(撒沙天雷,穆攻仅接受恶搞)
【HP】HD(不拆不逆)
【电影大腐】福华
【魔戒霍比特】ALVO
叶子开花粉

不混圈,野生粉
只会写傻白甜
更文及慢,填坑之日遥遥无期ORZ

© 桂白
Powered by LOFTER

萨尔科达的星光(沙穆主,ALL黄金)【1-3】

萨尔科达的新女王沙织继位,这个只有十三岁的小女孩在各亲王贵族的虎视眈眈下,拿起了她的权杖。



穆•卡帕特忧心忡忡的倚在窗前,看着仆人搬着桌子椅子忙碌的进进出出,甚至有一种想要逃跑的冲动。脑中计划着千百种逃跑方案,最终被一双手轻易的化解掉。
“天气变凉了,只穿睡衣是不行的。”沙加不悦的把衣服披在发呆的人身上。
“沙加,”穆转过头,伸手握住修长的手,望进那双碧蓝色的眼睛里,“我不想参加今天晚上的宴会。”带着一丝撒娇的意味。
沙加顺势坐在他旁边,反握住他的手,“卡帕特家族要在二十岁娶一位地位与美貌相当少女为妻,你今年已经十六岁,从现在开始给你相亲,是卡帕特家族的传统。”
“可是我不想!我讨厌跟不认识的人说话,讨厌那些女人看我的眼神。”穆想要甩开他的手却被紧紧握住,动弹不得。
“穆。”沙加只是平静的望着他。
穆终于投降,眼睛蒙上薄薄的水汽,手微微颤抖,努力别过头不去看他。“好吧我知道,你的职责就是照顾我到二十岁然后可以离开卡帕特家,去过你想要的生活,娶个漂亮的妻子并且可以永远忘记我这个麻烦。” 
沙加终于恼火,蹙起好看的眉,“穆你明明知道我从来没有过这个想法。”抬手扭过他的脸,狠狠的直视他。每当说起这个话题穆都会钻进牛角尖,沙加今天却失去了耐心。霍然起身,穆茫然的抬起头,沙加却不再看他。
“沙加我错了……我不该那样说,你不要生气。”讨好的伸手拉住他,抿抿嘴,眼睛里因为有雾气而显得格外可怜,因为坐直了身子所以衣服滑下去,堆叠在身后。
沙加没有办法面对这样的穆,只是不做声的把衣服拿起来披在他身上。刚要开口,却被敲门声打断。
“穆少爷,大少爷叫沙加去书房。”门外莎尔拉的声音有些模糊。
沙加准备转身离开,穆急忙拉住,“我也要去!”毫不犹豫站起来,拉着沙加往外走。

史昂看着手中的报告,女王竟然派了撒加•德蒙克去徳木里郡,因为领主一直不表明立场,至今仍然用模糊的态度对待各个势力,女王沙织新继位,地位并不牢固,至少有几个亲王存着反叛之心,而一直是中立地带的徳木里郡也就成为各贵族虎视眈眈的地方。女王这次将撒加派去,也就是想要把徳木里郡变成自己的势力范围,如果撒加成功了的话。。。。。史昂有些头疼。卡帕特家族和德蒙克家族世代不合,即使是都为女王陛下效力,也改变不了他们不合的事实。
敲门声响起。史昂放下手中的纸,转过头看站在门口的沙加和穆。
“我只是叫沙加过来。”史昂无奈的看着穆。他的弟弟是多么依赖沙加他并不是不知道,只不过作为哥哥依然有点伤心。
“可是我也很想见见哥哥啊,”穆是时候的搂住史昂,带着浓浓的撒娇,“哥哥我们好久都没见面了。”
史昂有时候在想,是不是就是自己这样的娇宠着他,才造成了这样长不大的依赖。
“你今晚的生日宴会要好好做准备,不能丢我们卡帕特家族的脸。”史昂揉着穆的头发,淡紫色柔软的软发让他不舍得放手。
“哥哥你明知道我怕那些陌生人。”穆撒娇的蹭进史昂怀里。
“怕也不能躲,”史昂宠溺的看着他,没办法,自己宠大的小孩当然会心疼,“你已经十六岁了,不能事事依赖我和沙加。”
穆还想开口,被制止,“好了,你先出去,我有事情要对沙加说。”史昂亲吻他的额头,然后把他推开。
穆不满的嘀咕,“明明我才是你弟弟,好像所有事情都只和沙加商量。”然后走了出去。

“沙加,”史昂终于一副严肃的态度,“我需要你去办一件事,而且是要带小穆一起。”




撒加•德蒙克站在镜子面前,在衣服上别了一朵玫瑰形状的水晶,一个长得跟他一模一样的少年双手插兜,靠在墙上嘲笑,“没想到撒加大人也会带这么女人的东西。”
撒加转过头,皱眉看着弟弟一身骑装,“我们还有一个钟头的时间给你准备,快去换一身衣服。”
加隆不以为然,“撒加你个伪君子,你心里是多不愿意参加卡帕特家的宴会我又不是不知道,少装着一副很想去的表情。”
“我亲爱的弟弟,别让我提醒你,你和拉达曼提斯的事情我还没有和父亲说,你和莫拉家的苏兰特的事情我也是知道的,你想要父亲把你抓回去关起来还是老老实实跟在我身边,我尊重你的选择。”撒加微笑着坐在沙发上。
“……我知道啦,一个小时是吗!”加隆不爽但是乖乖转身上楼去换衣服。他可不想被自己家那个脾气大的老头子关起来。至少现在还能跟美人约会。
“还有,我决定去徳木里郡也带着你,我亲爱的弟弟,”撒加保持微笑,“你还有三天的时间和你的情人们做一个短暂的告别。”
加隆忍无可忍,大喊着“你个小人!不要让我有机会逃走!”


阿布罗狄在马车上不停的问,“我的头发没有乱吧,衣服呢,有没有皱?你看我是不是还缺什么装饰?”米罗被他弄得要烦死,“没有我的少爷,你简直是维纳斯转世,美的无暇,我保证你是今晚最美的。”
阿布罗狄终于满意,小心的摆弄着自己的玫瑰,“听说卡帕特家的小少爷从来没在公众场合出现过。”
“哼,谁知道,被保护的小可怜而已,还不是他那个哥哥一手保护。”
“不过史昂•卡帕特算是我见过的最帅最有贵族气质的了。啊,想想做他的情人似乎也不错。”阿布笑眯眯的继续摆弄花朵。
“少来,你要是做他情人,小心被吃成渣渣。”米罗不屑。
“那就做他弟弟的情人,想来卡帕特家的血脉应该差不到哪去。”嗯,真是越来越期待这次的宴会了。


马车驶向的前方,充满了酒香还有斑斓的灯光。


鲜花铺满了整个地板,水晶灯泛着琉璃光,精致的小天使无处不在。楼梯扶手处的宝石恰到好处的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卡帕特家为了这一次小少爷的生日宴,或者说是相亲宴邀请了各个贵族的新贵,还有一些社会名流,他们确保了每一只杯子的光亮还有每一把勺子的色泽。来的人也极尽可能的打扮的华贵,上等的丝绸料子和精细的花纹彰显着贵族们的奢侈。
史昂率先走下楼,看上去温和而又无害的微笑招待每一位贵客。
“哼,笑面虎。”加隆在角落里不屑的撇嘴,他今天好像是专程来找茬的,一边狠狠用叉子叉盘子里的食物,一边四处评论着,“莫撒卡家的小姐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哦那位居然用的手帕居然是如此的脏,看看,看看,西蒙家的血统是如此美妙,一个个全看上去向做太多精力不济的地痞流氓。”
“加隆。”撒加警告的看他一眼,如果被人听到他这番言论,他就走不出去这个大厅了。
史昂也看到了撒加和加隆,他摆出温和的笑容走向他们,“撒加,加隆,你们能来真是太荣幸了。”
撒加适时的调整微笑,温和谦逊的晚辈低头行礼,“您太客气了,无论怎么说,您对我的帮助我十分的感激,哦对了,怎么不见您的弟弟?”
加隆忍住内心的反感,抬头随便看看,不经意地一眼,看到从楼梯上下来的两个人,一头淡紫色的头发柔软服帖的束在脑后,象牙雕刻的脸上的微笑如同春天温暖的风一样,小巧的嘴唇带着天然的暗粉色,让人忍不住想要亲上去。不过加隆一眼就看出他其实紧张的不得了,一直抓着身后的人。
紧跟在他身后的如同神祗一样,金色的头发将整个会场照亮,犹如冲破黑暗的光。眉目冷峻,细长的眉也显示着生人勿近的气息,虽然是这样,但是对身前的少年寸步不离,甚至也还安抚的拍拍他的肩。
所有的人也停下交谈,看着两个气质如此不同的人走下楼梯。史昂大步走过去,“这位就是我的弟弟,穆•卡帕特,也就是今晚的主角。”穆习惯性的微笑,眼睛有些湿润,却使得翡翠色的琉璃珠子越发清澈,人们才恍然这个消瘦的年轻人才是穆,刚才几乎所有人都以为他身旁气势如此惊人又光芒四射的人才是卡帕特家族的成员,不过……其实无所谓这个穆究竟是什么样子,卡帕特这个姓氏才是他们想要巴结追捧的对象。
加隆对穆移不开眼睛,阅人无数的他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清澈的人。倒不是他有多么想在床上见识下,而是真正的发自内心的想要结交他。
撒加内心暗暗赞叹着穆身边的人,这个人无论能力还是胆识智慧应该都不输如今的政客,可惜在卡帕特家做一个小小的随从,简直太可惜了。不过如果收为己用,那么估计也就没什么人敢跟自己作对了。
被盯着的两个人同时往这边望来,沙加冷冷的一瞥,随即就闭上眼睛,也只有卡帕特家的人才知道他这是不想理会的样子,见多了,也就习惯了。不同于沙加的不近人情,穆倒是给了他们两个一个礼貌的微笑,旋即转开头跟身边的人讲话。
“那个人是穆的贴身仆人,沙加,你可不要打他的主要哦,”突然一只胳膊搭上他,撒加转头,宝石蓝张扬的翘着,“听说他除了穆,谁都不理会的。”
“米罗,你好像对他很了解。”撒加笑笑,他从来没有关心过这个不成器的小少爷自然也就懒得查他的资料。
“那当然,”米罗眉毛一挑,“我斯特罗德家想要打听的事情还从来没有打听不到的。”
“哦?那我倒是想找一个人,”撒加凑近他,他无意中往旁边看了一眼,看到米罗身后的人,推开他,“抱歉,现在不用了。”
阿布罗狄正在很苦恼,他和米罗来的太不是时候了,正巧所有人地目光都集中在穆和沙加身上,只有少数几个身边的人对他的美貌发出赞叹。生气的低头揪玫瑰花瓣,突然一个身影覆盖到他身上,“这样对待如此美的花朵,真是太残忍了。”阿布罗狄听到低沉悦耳的声音立刻摆出微笑,抬头就看到深蓝色的衣服上面别着的水晶玫瑰,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人,“是你?”
“原来美人也还没有忘掉我,真是我的荣幸。”撒加轻笑,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我都是一直都很思念着呢。”
阿布也摆出轻佻的笑,眼角下的泪痣也变得妩媚异常,“对于一个这么英俊的男人来说,遗忘简直是种遗憾。”手指摸上他胸前的花,“我的胸针带的还习惯吗。”
撒加握住白玉手指,送到嘴边亲吻,“美人送的怎么会不习惯。”
然后顺势低下头,在小巧白玉的耳边低语,“不如我们哪天约个时间出来喝茶。”低笑着舔了舔耳垂,然后转身离开。
阿布有种调戏不成反被戏弄的感觉,瞪着离开的背影“哗啦”一下把怀里的玫瑰全都扔到地上。


卡妙拿着一杯酒站在庭院里,夜色正美,身后是香槟碰撞声还有嘈杂的交谈,他有些厌恶这些交际场合,但是无奈好友一定想来,只好点头答应。现在他只好躲出来欣赏这浓郁的夜色。
漫无目的的走着,突然听到一旁角落里的交谈,虽然他无意偷听人家的谈话,但是一声“穆”让他止住脚步。他对这个穆其实很好奇的。

“穆你不能整晚躲在这。”沙加低声相劝。
“为什么不能,我都出面了。”穆做垂死挣扎,撒娇无赖可怜这些手段都用上了。
“你需要去认识他们,不能事事躲在大少爷身后。”沙加温柔的声音让一旁的卡妙吃惊,刚才那个生人勿近的气息全然没有。
“有哥哥在我当然可以躲在他身后。”穆有些伤心,沙加最近总是在逼他。
细不可查的叹口气,“这次我们要独自去徳木里郡,你这样,大少爷怎么放心。”沙加温柔的看着他,他也不想逼穆,可是他不能一辈子呆在他身边。
穆有些泄气,搂住沙加,“要是长不大该多好。”沙加搂他进怀里,安慰的摸着他的头。

卡妙觉得这样听不太好,正准备走,突然被人从后面搂住,“嘘,”后面的人捂住他的嘴,不经意地碰触惊觉这感觉简直太美好了,又滑又软…………
卡妙皱着眉看搂着他的人,张狂的蓝色头发在月色下依然如此跳跃,“你做什么。”压低声音,努力想摆脱肢体的碰触,他讨厌被别人碰。
“你在干什么我就在干什么啊,都是偷听,别说的这么正经。”无赖的笑,米罗其实早就在身后注意到他了,石青色的头发柔顺的搭在背上,清冷孤寂的立在那里,虽然身形瘦削但是并不单薄,忍不住就想看清他的正面是何等姿色。

沙加刚想开口安慰下,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低语声,“谁在哪。”沙加转身,长眉一挑冷冷的看着身后枝叶挡住的地方。
卡妙正觉得脸红,毕竟偷听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所做的事情,米罗却大大咧咧的拨开叶子,“米罗•斯特罗德,这位是……额……”他刚才忘记问名字了,卡妙正在想怎么道歉比较好,就听到沙加清冷逼人的声音,“我不记得斯特罗德家有偷听这种传统。”
“沙加,别这样……”穆拽拽他,“反正我们也没说什么大不了的事,算了。”
“呵,”米罗依然不正经,咧嘴一笑“谁说我们在偷听,这里允许你们调情就不许我们调情?”

 

 

第二章

 

米罗连“情”字的尾音还没落下,就看到石青色的头发丝从脸上飘过,身边的人一个拳头把他抵在身后的树上,冰冷如同月色的声音响起,“我警告你,话不可以乱说。”米罗吃了一惊,他的身手居然如此快,同时暗自恼火,自己居然就这样毫无警觉的被打,脸上一闪而过的恼火被不在乎的笑掩盖,“美人你这就生气啦,开个玩笑而已。”脸上一副“我就是轻薄你怎么样”的无奈表情,卡妙气结,懒得理他,松开手转身对一旁沙加和穆说,“刚才对不起,我是无意的,我是卡妙•拉瑟斯。”随即伸出手。
沙加笑,“哦?斯特罗德先生原来是无赖,”转脸对卡妙,“拉瑟斯先生没关系,无心之举而已。沙加•莱斯特。”伸出手,友好的握了握。
卡妙略带疑惑的眼神看了眼穆,穆随即知道刚才卡妙并不在大厅。
穆不动声色的化解了卡妙之前没有在大厅的无礼,温柔的声音轻声道,“穆•卡帕特。”
卡妙有些尴尬,原来这就是卡帕特家的小少爷。
沙加低声对穆,“我们进去吧。”穆只好点点头,在外人面前他还是很懂礼数的。
卡妙看着他们走进大厅,正在出神,一旁米罗不知道什么时候曾过来,“沙加的穆的贴身仆人。”卡妙被耳边的声音吓到,连忙躲到一边,不悦的看着那个脸皮超级厚的人,“你说话就一定要离这么近吗。”
“当然不是,要看跟谁说,对卡妙你,当然是越近越好。”米罗笑嘻嘻的一副无赖样,继续蹭,卡妙一脚踹过去,“离我远点。”说着就转身走,丝毫不理会身后一直笑嘻嘻却没有再跟上来的人。
米罗看着越走越远的清冷背影,低声念出“月下观美人”这句话。


史昂把穆和沙加叫到房间里。穆依然想要蹭过去,却被制止,穆撇撇嘴在沙加身边站好。
“这次我向女王请求要穆你同撒加•德蒙克一同前去德木里郡。”史昂的话如同重磅炸弹,穆一下子弹开,“我不要!为什么要我去……哥哥你才是卡帕特家的主人。”沙加连忙安抚,“穆,你先听史昂少爷说完。”伸手抚上他的背。
史昂叹气,“正因为我是卡帕特家的主人,我才不能离开那么远,莫拉家和西蒙已经开始正式结盟,他们辅佐的米诺斯亲王蠢蠢欲动。莫萨卡家和劳斯特赖家族正在商量着什么大事,拉达曼提斯亲王现在虽然表面上默不作声,但是实际上他才是最危险的人。我要随时留在这里帮助女王殿下,所以你要去和撒加•德蒙克一起,这样如果德木里郡被收服,将是我们两个家族的功劳。”史昂想了半夜这个是最好的解决方法,这样德蒙克家族就不能独占功劳,又可以让自己的弟弟得到锻炼,如果成功的话,两个家族也许可以……
穆低声念,“可是我从来没有办过这么大的事情……要是失败了怎么办……”
沙加心疼的贴着他,“放心有我在。”他比任何人都知道,穆虽然表面上粘人,但其实最怕和别人打交道。
穆感激的看他一眼。有沙加在的话,应该也不会那么难熬吧。
史昂看着他们之间的交流,有些头疼,这样的穆,什么时候才能摆脱依赖沙加。


撒加把手中的纸揉成一团,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加隆像看好戏一样翘着腿坐在沙发上,“我说这样也挺好的,卡帕特家的小少爷看上去没什么威胁力,况且你也可以顺便跟沙加亲近一下把他收为己用。”
撒加猛的转过身,“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对那个穆怀着什么心思,我劝你还是不要招惹卡帕特家,史昂可是不好惹的。至于沙加嘛……想要弄到我们这边也不是非要这次机会,”撒加揉揉眉心,“女王同意史昂的请求摆明了就是牵制我,而且史昂留在朝中更彰显他的能力,如今我们这一远离都城,说不准史昂会变成女王最得力的助手,这样一来……我们就算有功劳也削减了一半。”
加隆撇嘴,换了一个舒适的姿势,“得了吧,你们这样斗只能互相削弱,还不如联起手来。”却丝毫不在意撒加对他对穆的感情的误解,连一句辩解都没有。
撒加闭眼,“算了,到时候,走一步看一步吧,倒是你,”睁开眼,“路上不许给我惹事!”


马车停在卡帕特家门口,膘肥体壮的骏马打了一个响鼻,几个随从立在马车一旁,穆跟史昂道别后坐在马车上,沙加一个翻身骑在一旁的马上,一身藏蓝色骑装更衬得他气质不凡。穆趴在窗口对对史昂招招手,恋恋不舍的看着史昂和家变得越来越远,直到看不见,才将帘子放下。沙加见状,俯下身来撩开帘子,“我们先去德隆镇和他们会合。”穆鼻音浓重的嗯了一声,“沙加你进来嘛。”沙加摇摇头,“我在外面比较安全。”穆虽然心里知道沙加在暗暗保护自己,却还是不高兴,就闭眼不再理他。
沙加无奈的笑着,放下帘子警觉的看看周围,这次出远门为了隐藏行动只带了为数不多的三个侍从,他却不能放松警惕,朝中反对他们的一定有所行动。这一路大概不会太安稳。
马车晃动的走到德隆镇,撒加和加隆骑着马等他们,身边也只有两个侍从,看到沙加身后的马车,撒加皱皱眉,被沙加敏锐发现,随即解释道,“穆少爷他不太会骑马。”
撒加内心抱怨,果然是少爷做派,被保护的这么好史昂怎么就放心他去办事,不知不觉中已经给穆冠上“娇贵、胆小、怕事、无能”的头衔。加隆却不在意笑笑,“没关系。”
穆在马车上听到对话,也觉得很不好意思,他一个人坐马车好像有点拖累他们,就探出头来抱歉的笑,“对不起,各位不用担心会拖累行程,就请各位按照惯有的速度前进好了。”沙加对穆投去担忧的目光,穆对他安抚的笑笑,安慰他自己没有关系。
加隆内心更加坚定穆是个纯粹美好的人,“没关系穆你不用担心,女王她没有规定时间,我们也不用太赶,要是你觉得不舒服我们可以随时休息。”
穆感激的看他一眼,“谢谢你,加隆。”
加隆和撒加有些吃惊,能分辨出他们两个人的至今除了父母还没有其他人,就连从小到大一起的玩的艾俄罗斯都时常搞混。而穆跟他们才见一两次面,就已经能分辨出他们来了。多年之后穆捧着茶杯笑,“撒加那时候才不会安慰我说这样的话呢。”换来的是撒加难得一见的羞愧。

 

 

第三章

 

虽然有一辆马车存在,但实际上并不影响一行人的进程,他们在黄昏的时候到达多莱镇。

撒加拉住马头停下,转身对着紧随其后的加隆和沙加,“我们就在多莱镇住一晚上,明早再上路。”

加隆吹了声口哨,“我先去前面找旅店。”说完带了一个随从打马前行。

穆从马车里探出头来喘了口气,这一路他在马车里颠簸的有些难受。沙加走到他面前,“我们今晚在这歇一晚,”看着穆有些苍白的脸,他有些担忧,“难受?”

穆靠在车窗摇摇头,他可不想再给撒加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

没多久加隆便在一条小巷子里找到一家不错的旅店。

旅店老板是个懦弱的中年男人,老板娘则是风韵犹存,一直在招呼着前来喝酒的男人们。

“要不要直接上去休息?”沙加看着穆,他一直担心穆会因为旅途劳累而病倒。

穆却因为从没见过这样的场面而有些兴奋。男人们扎在一起的大口喝酒,不停的讲着脏话,和老板娘说着露骨的话。这些让从小接受良好教育的穆感到前所未有的好奇和兴奋,他拉着沙加挨着撒加和加隆坐在一旁,“不,我不累。”

加隆一坐下就招呼老板娘,“嘿,来点酒!”

事实上老板娘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注意到他们了,这样气度不凡的几个年轻人在这种酒馆里想不被注意都不行。

老板娘端着酒和面包还有腌鲱鱼轻快的走了过来,蹭到加隆身边,“酒馆自己酿制的酒。”手搭上加隆的肩膀。

加隆喝了一口酒,对着倚在他身边的老板娘挑挑眉,“美丽的女人衬美味的啤酒。”空出来的手摸上女人搭在他肩上的手。女人咯咯的笑起来,“英俊的人应该免费,尤其是英俊的风流男人。”加隆一口气喝完杯子里的酒,抹抹嘴,“面对这样美的诱惑,那我就不客气了,”伸手拍拍女人的屁股,“再来一杯。”

加隆的举动无疑让一旁的男人们感到愤怒,老板娘对他青睐有加,这让男人们感到了挑衅。

一个露着肌肉的男人走了过来。“嘿!你大概是在打老板娘的主意吧。”作为一个整日劳作的人来说,他对他那身肌肉充满着骄傲。加隆双腿架在桌子上,靠着椅子背,不屑跟他讲话,“这不欢迎你。”

男人猛的砸向桌子,桌子上的盘子杯子摔碎一地,液体见了出来。沙加不动声色的把穆环在怀里带到一边,厌恶的皱眉,穆对加隆的好感又增加了些,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对这样一个说着粗俗话和女人调情的男人这么有好感,他靠在沙加怀里看着加隆教训那个男人。

在男人砸向桌子的时候撒加和加隆就跳到一边,随即加隆把佩剑解下来扔给一边的撒加,“帮我收着。”反手挥向男人的脸。

男人被打的后退几步,男人们兴奋的喊叫起来,“揍他!”

男人挥舞着拳头大叫“杂种!”冲向加隆,加隆抬起腿踹过去,在男人被踹后退的当,一拳一拳砸向他。作为一个常年军营斗场两头跑的加隆来说,用拳头打,远远超过用剑斗的快感。

四周喊叫的声音更加刺激着他,拉着男人的头发把他拉起来再一拳甩过去,男人的肌肉现在更像是软绵绵的海绵,他毫无招架之力。

男人被打瘫在地,再也站不起来。加隆随意拨了拨头发,扔给老板娘几枚银币,“赔偿您的桌子。”说完潇洒的转过身就要往外走。

撒加一把拉住他,“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房间里,哪都不许去。”作为一个非常了解弟弟的哥哥来说,撒加明白加隆到底想干嘛。

加隆撇撇嘴,“我保证不会耽误行程。”

撒加凑到他耳边,“你忘了保证过我什么?”

加隆狠狠瞪他一眼,转身上楼,“穆,沙加,晚安。”

穆对他点头,“晚安。”

沙加揽着他,“先上楼,我去拿点食物。”穆依言上楼,对着依然留在下面的撒见挥了挥手,“德蒙克先生晚安。”

撒加正在思考着什么,听到他对自己道晚安有些诧异,随手挥了挥,“晚安。”

沙加重新向老板要了一些面包和腌鲱鱼,径自走过撒加身边。

“莱斯特先生,”在沙加经过他的时候,撒加低声叫住他,“莫拉似乎知道了我们这次的行程。”

沙加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却并未讲话。

撒加继续低声说道,“刚才我看到一个穿着斗篷的人溜了出去,有些面熟,后来我想了一下,是艾哥亚斯·莫拉的贴身仆人。”

沙加点点头,他现在一心想着要把食物拿给穆,“公爵跟我提到过,米诺斯亲王应该是知道了这件事。”说完也不顾撒加,直径上楼。

撒加听到这话,了然的笑了笑,端着手上的啤酒上楼。

 

沙加进屋的时候穆已经趴在床上睡熟了,沙加把手上的食物放到桌子上,走到床边弯下腰,“穆?穆……醒醒,你需要吃些东西。”穆被叫醒,困倦的伸手揉揉眼睛,“不……我不饿……”沙加无奈,坐在床边把穆扶起来靠在自己身上,伸手环住“必须吃。”

穆知道沙加固执起来他是没有办法违抗的,埋怨的看他一眼,“沙加你越来越像哥哥了。”沙加并不反驳,穆的这种埋怨在他看来太过习惯,只拿过盛着面包的盘子,“这里太简陋,明天到了阿鲁迪巴的领地,情况就会好些。”

穆拎起一小片鲱鱼,“虽然不如在家,我也没有那么挑剔,”咽下鲱鱼,“味道还不错。”拎起另一片递到沙加嘴边。

沙加就着他的手咬了下去。




好久以前写的,有bug和错字懒得改了ORZ

评论(10)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