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白

【SS】沙穆
撒穆
昂穆
(撒沙天雷,穆攻仅接受恶搞)
【HP】HD(不拆不逆)
【电影大腐】福华
【魔戒霍比特】ALVO
叶子开花粉

不混圈,野生粉
只会写傻白甜
更文极慢,填坑之日遥遥无期ORZ

© 桂白
Powered by LOFTER

【高女】真实发生的恋爱故事

有时间混乱和抓不准人物的情况,总之有OOC,它只是一篇同人而已_(:зゝ∠)_


这实在是平常而普通的一天,在kimura下了保姆车向乐屋走去,被goro拉住之前。

Goro带着一点开心又带着一点神秘兮兮的拉着他躲到一边,凑近他,手搭在他的手臂上,大概又是有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分享——在听到goro的话之前,他一度这样认为,并做好了一起高兴的准备。

“我和你说哦,我和……在一块了。”似乎是有人经过,在说道名字的时候goro特意压低声音,kimura没有听清名字,但是goro嗓音里透出来的兴奋已经很好的传达给他,只有在开心的时候,他的声音会因为笑意而微微有些变化。

“哈?”kimura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的思维上一秒还停留在被goro分享高兴的事,可这句话显然超过他的预期。

“kimura くん没在听吗?”goro丝毫不介意,又复述了一遍,是某个正当红的女优的名字,“我们昨天在一块……”

不知为何kimura心底突然泛上不快,一方面知道这种事是常态,毕竟goro的长相和性格总是讨人喜欢,一方面又忍不住强烈想要打击他,没来由的,他也不管这样对goro来说并不公平。

“你们上床了?”

“恩……当然啊,”goro有点奇怪的看着他,“我又不禁欲。”

“我要去做准备了。”kimura迅速挣脱他,向后退了一步。敏锐感受到kimura脸上不快的表情,goro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但是依然将早就准备好的想法说了出来,“我说晚上我们一起吃饭吧?”

“不了,我还有约。”暴躁来的突如其来又迅速席卷了他,突然之间便保持不了冷静,“你是真的喜欢她吗?”
语气里带着点尖锐和不屑。
比别人更能敏感的goro,平时总是能第一时间感知到kimura的情绪变化,甚至在member发现之前,他每次都是第一个发现的。

此时也不例外,goro渐渐也有些不快,“当然。”

他本来就是想要和kimura分享喜悦的,却被他的冷淡浇了一头水,此时也便没有什么好说的,赌气一样率先走回乐屋。

稍微冷静下来的kimura有些后悔,他自然知道这个不会是goro的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他们曾经在刚出道的时候,还有过四人约会,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和goro在一块的时间比每一任女朋友都要长,即使是双方都有女朋友的时候,两个人也常常在一块,似乎goro是他的这个想法,已经根植在他内心深处,此时一旦有谁窥视到,必定会受到惊吓。

可当他在乐屋等待录制的过程中,看到坐在另一边的goro低头不断的按手机,嘴角带着一丝微笑的时候,还是忍不住会低头看一眼自己的手机。黑着屏,没有goro的短信传来。

即使是被tsuyoshi指出他们明明在一块还要发短信的行为像女子高中生,遭到其他member毫不留情的嘲笑后,他和goro的这个习惯也没有改变,见面的时候在乐屋都会互相发短信,不见面的时候甚至一天能打两次电话。

然而这一次goro的短信很明显是发给别人的。

Kimura和goro之间难以言说的不愉快气氛传递给了别人,更遑论kimura明显的表情,已经说明他正在处于生气的状态中。另外三个人一面诧异两人竟然没坐在一块聊天,一面好奇他们闹别扭的原因。不过长时间的相处下来,

SMAP已经形成很好的默契来维持相互之间的关系,所以没有人会去询问其中的原因,kimura和goro之间的别扭,一直持续到录制中。

工作中kimura绝不会带着私下情绪,他很好的完成了nakai抛过来的梗,并与嘉宾畅谈了一番,而goro却从不会那样想,他总是直率而坦白的表现出自己的情绪,高兴也好生气也好,甚至会直接表达出他的不满。他从不因为别人是地位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还是艺能界受到尊敬的前辈,在他眼里,其他人身上的地位与光环似乎并无关系,他喜欢的人就会喜欢,讨厌的人就会讨厌。他唯一会妥协的只有member——只要不触及到过山车之类的事情。这一在艺能界中难能可贵的品质,一直是kimura和member与其他人喜欢他的原因之一,因为他身上带着的强烈的天真而直率的气质,他的出言不逊有时甚至会招来更多的喜爱,然而不分场合与时间的直率,也一定会招来他人的厌恶。

深知这一点的nakai在这天也避免了让他与嘉宾过多接触。

这次的录制,是shingo和goro一组,而另一边kimura,连他自己都没察觉的意识,一直将注意力放在goro那一
侧,因此当goro那边出现状况的时候,他几乎是比shingo反应还要迅速的冲过去。

向来急性子,此时又因为事先与kimura有过争吵,在从烤箱里端出烤好的薄饼的时候,因为急躁,忘记垫着手套,竟然直接用手接触,在反应过来的时候手指已经被烫伤。

忘记是在录制中的惊叫和慌乱中,录制被迫暂停,nakai也无心再与嘉宾寒暄,将嘉宾留在台子上,几个人关心的围了过去,staff也慌忙去找烫伤药,疼痛将goro的眼泪逼出来,又碍于其他人在场,只能强忍着红着眼睛和鼻头,kimura一边搂过他的肩膀安抚他,一边将水打开抓着他的手指冲凉。

接过staff递过来的烫伤药,kimura似乎才缓过来,“笨蛋,你是第一天做饭吗。”

“goro酱太糟糕了。”看到并没有太大烫伤,放心的shingo毫不留情的吐槽。

“这个时候可不能受伤啊goro酱。”nakai这才想起来还有嘉宾在场,看着有kimura为他涂着烫伤药,丢下这句立刻去跟嘉宾说话。

除了一直是温柔的询问他疼不疼的tsuyoshi以外,另外两个人一直在吐槽他。

“干嘛啦就是烫伤而已,”终于goro忍不住抱怨起来,“没事啦涂上药就好了,kimuraくん还没好吗。”

“你以为我是在给谁涂药啊,”虽然动作十分轻柔,可说出的话却很重,“碰烤箱要带手套的事情不知道吗,就知道给别人添麻烦。”

Goro突然抽回手,“我以后不会再麻烦kimuraさん了。”带着冷淡的敬语,终于将kimura一直憋着的怒火引燃。

两个人直到录制结束离开台场后再也没说过一句话。

 

直到第二周的录制,kimura与goro之间爆发了另一次争吵。

他们俩的车差一点追尾。因此十分不爽的kimura在看到前面的车是goro之后,怒点急剧上升。

“你这家伙,开车要注意点后面!”

“什么嘛,是kimuraくん的车技太差。”goro一贯的让人不爽的语气。

被一个车技很差的人质疑自己的车技,而且那个人还是goro,这让kimura没来由的更加生气。

“要不是你突然刹车我怎么会差点撞上。”

“都怪kimuraくん开的太近了。”

“是你技术太差。”

持续的拌嘴争吵,随后到台场的shingo和tsuyoshi分别拦住他们,打起圆场。

“goroちゃん你再说下去kimuraくん可是要揍人了。”一边劝架一边还要打趣的shingo搂着goro。

随即便收获了两个质疑的目光。

“我怎么会打他?”kimura瞪着他,“我是野蛮人吗。”

……是是是,不知道是谁小时候天天和人打架。聪明的shingo把话咽进肚子里。

“kimuraくん绝对不会打goroちゃん啦,shingo你放心。”tsuyoshi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只有一次,kimuraくん还愧疚到现在。”

也不知道是他突然戳破kimura的心事,还是他太过理所当然又正大光明的讲出来两人的关系,将kimura和goro一直以来所形成的一种既暧昧又胶着不明的关系,“啪”的一声戳破了。

在shingo的腹诽和tsuyoshi的天然下,事情安然无恙结束了——

才怪。

随后接受的杂志采访中,在被问到最喜欢和最讨厌的事情上时,kimura几乎咬着牙的说出:“近期最讨厌的是Inagaki Goro。”

而另一边,最近跟shingo走的异常近的goro表示,“近期最喜欢的是shingo,就算一直叫我goroちゃん也没关系。”


前一天刚开完庆功宴,第二天的清早就被电话铃声吵醒,起床气严重的kimura看到陌生号码时,摔手机的心思都有。

“喂,是谁。”

“请问……是kimuraくん吗?”一个陌生的女性声音。

难道狂热fan?暴躁的kimura正欲开口将不知天高地厚的fan骂走,突然又觉得对方的声音有一点熟悉——

“那个,我是goro的姐姐,不好意思,这么早打扰你。”

原来是goro的姐姐,很长时间没有联系过,上一次大概是两年前去goro家的时候最后一次见过。

“啊,你好。”反射性的坐起来。

对于goro的姐姐,kimura一直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正是血气方刚的少年时,朋友的姐姐总是带着一定杀伤力的,尤其这位姐姐带着一点大大咧咧的性情和并不掩饰的直爽,经常穿着睡衣打牌什么的,虽然现在已经长大,那种青春时特有的悸动早已消失殆尽,可是关系却依然不错。

这档功夫,对方又说话过来,“虽然这么问有些失礼,不过kimuraくん今天有工作吗?”

“没有,怎么了?”虽然十分奇怪对方这样问,一定是有什么事拜托,既然是goro的姐姐……

“那个,你能不能过来goro这边,他发烧了,我要去上班,实在不放心他……”这些话说的有些没底气,“goro的朋友,我也只认识kimuraくん了。”

只怪他们的父母这会偏偏外出旅行,只好硬着头皮拜托别人。

“发烧?!”kimura想起昨天下午录制音番的时候,goro恹恹的神态,原以为是他还在闹别扭,竟然是生病,只
恨当时自己没多问一句。

“是的,昨天一直在发烧,您如果有时间……”

“我过去,”kimura迅速穿着衣服,没有一丝犹豫,“大概半个小时左右到。”

对方似乎是舒了一口气,“那太好了,我下午下班后,会立刻赶回来的,这之前就麻烦你了。”

事实上一点不麻烦,照顾goro这件事,是kimura长久以来一直在做的,在member中,虽然五个人关系都很亲密,但是只有kimura是goro毫不防备最喜欢依靠的。大概也是看准了kimura从不拒绝他的这一点,不论节目里goro总是被嫌弃的那一方,私下的关系从来没有变过。

Kimura到的时候,goro姐姐已经离开,药放在桌子上。他随意的将包放在沙发上,来过多次,goro房间的每一处他都很熟悉。

此时沉睡的goro没有之前那么可恶,安静而温柔的睡颜,比平时更令人喜欢,虽然他总说自己不喜欢被人看到睡觉的样子,可是kimura反而觉得睡着时的goro比平时更可爱一点。

说男人可爱是挺恶心的,kimura随机打了个冷颤,自己好像个变态一样,盯着睡着的goro看。

见他可能一时不会醒,Kimura拿了本书,坐在一旁的沙发上,他实在喜欢goro买沙发的品位。

窗帘缝隙透过的阳光,打在熟睡的goro脸上,形成一层毛茸茸的光圈。

“恩……kimuraくん?”带着点沙哑的嗓音和鼻音,加上刚刚醒来,声音还没有舒展开,比平时还要轻软。

“醒了?”kimura放下书,goro微眯着眼看着他。

“你怎么过来了。”

“你姐姐给我打电话,说你病了……”忍了忍还是没忍住,“昨天发烧,你怎么不说。”

“没有觉得很严重嘛,而且tsuyoshi有拿药给我吃。”goro的轻描淡写,让kimura感到一阵挫败,搞什么,连一向天然的tsuyoshi都看出他生病了,自己竟然没有发觉……“我说你啊,嗓子不舒服就不要那么大声的唱。”

“没有办法嘛,我要是不唱,不就成了三个人的歌了吗,”带着恶作剧的笑打趣着。

“你这家伙啊……”goro的话成功戳中kimura的笑点,猝不及防的揉了他的头发一把,看着goro惊慌失措捂住头发,在床上缩成一团,快速的念叨着“不行不行头发不行”,笑了出来。
“kimuraくん今天没有工作吗?”喝了水后goro的声音恢复了不少,软软的靠在枕头上,头发散落在脸侧,一幅毫无防备的样子。

“恩,今天空闲着,”kimura看着表,快到吃药的时间了,“你呢,有没有工作?“

“没有……”goro皱着眉一幅不高兴的样子,“本来想好好的休息一天……”

“明天呢?”

“明天要帮shingo代班,啊……真是麻烦。”

“那就给我快点好起来。”不由分说的伸出手指捏住他的下巴。

“kimuraくん真是的,病又不会听到。”

“你要听我的话,你身上的病也要听。”

“kimuraくん还真是霸道又不讲理,”小声的抱怨,“我才不要听你的话。”

“哈?你说什么?我可是要挠你了。”挑起眉,手伸进半遮的被子里,隔着睡衣,触摸到他温热的身体。

Goro离开受不住的笑出来,身体卷缩成一团试图躲避,kimura哪里会放过他,goro敏感的怕痒的体质,一直是kimura最喜欢逗弄的。直到把goro弄到一边撒娇一边抱怨的求饶,这才收手。

“真的是,我还是病人啊。”卷缩在被子里笑着,睡衣扣子在挣扎中蹭开了几颗,没有打理的自然卷软趴趴的贴在脸上,毫无形象可言,因为生病所以异常更瘦弱一点的感觉……跟平时贵气的王子大相径庭。

不过这幅状态,kimura不止一次见过,未成年时两个人在自己家把父亲的酒全都打开喝,直到全部醉倒在地板上睡过去,醒过来的kimura,就看到过比此时还要夸张的goro摊到在地,缩在他旁边沉睡,还不自觉的抱着他的手臂。

Goro那时的睡相,就一直停留在他的脑海里,不管时间过去多久,一直没有消褪过的记忆。空气中没有挥散完全和酒精,还有柔软到能够融入阳光的少年。

“——goro喝醉以后,会出现懒懒的样子,空气都会变慵懒。”

 


吃过药的goro也没有起身的打算,就这样和坐在一旁的kimura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跟kimura相处总是轻松而舒适的,不必刻意的掩饰自己,也不用故意去迎合对方,这样的自然相处,甚至比和女朋友在一起还要令人舒服。

有一次杂志取材,被问及哪位member最可靠时,goro总是毫不犹豫的回答kimura。

“我啊,要是遇到危险求救的话,一定会第一个叫kimuraくん的。”

“你这家伙给我自己解决啊!”

“没办法嘛,因为第一个就会想到kimuraくん。”

他们在10年间,从少年到成年,相处的方式却从来没变过,他说的喜欢kimura的那些话,从来都不是假的,但是到底有多真,甚至有时候到了他自己都弄不明白的地步。比如现在,放弃难得休假的大好时光的户外派kimura,没有一句抱怨的在这里陪着自己。

“我好很多啦,难得休息,kimuraくん不要浪费在这里。”不自觉的咬着手指。

闻言Kimura看向他,他的目光从来都是犀利的,goro垂下眼没有看他,“你的女朋友呢?”

“前几天就分手了,”goro一时没跟上他的思维,但还是习惯性的回答他。

“我说你啊……”kimura又转向另外一处,“你跟女朋友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这幅样子?”

突然跳跃的话题让goro反应不过来,看着他发懵的脸,kimura指了指头发。

“原来是这个啊……”goro抓了抓头发,“怎么可能让她们看到。”

一直自然卷耿耿于怀的goro,自然不会将全部展现给女友,即使再亲密的关系,也还是会有所保留,除了——

Goro的一句话,轻而易举的驱散了多日以来压在kimura心理的那块阴霾,刚才从窗帘缝隙照进来的阳光,此时也照在他的身上,仿佛这一小块的光明连接在他们身上,只有他们自己才能感知到的彼此。

他舒了一口气,好像前几日在打的战役,终于赢了。

Goro会毫不保留的展现所有在他面前,那里有只有他知道的goro。

Kimura的神情虽然没有立刻改变,但是脸部的肌肉线条在他不察觉的情况下,还是发生了变化,这细微的变化让goro捕捉到了。

真是奇怪,自己好像永远都能感知到对方的情绪。Goro有点赌气一样,闭上眼。

“好啦,你快点休息,明天就会彻底好了。”kimura抚上他的头发,不像平时的捉弄,而是轻柔的顺着方向抚摸,就像给动物顺毛一般。

“说起来,你的猫呢?”

“我实在没功夫照顾,只好先放到父母那里。”goro闭着眼,kimura的抚摸让他感到舒服。

“它们叫什么啊?”

“我是不会告诉kimuraくん的。”即使在最放松的情况下,依然咬紧牙关不松口,让kimura牙痒痒,人总是这样,越是不告诉他,他越是想知道,何况这么多年一直吊着他的好奇心。

“你现在不说,我下次就在CON上问你,到时候你就跑不掉了。”捏着他的耳朵,仍然发烫的耳朵极其敏感,goro忍不住轻哼了一声。

“问我也不说。”

“你的fan想知道呢。”

“不说。”

“他们会脱fan哦。”

“那就不要喜欢我好了。”毫无转圜余地。

Goro总是这样,他对一些事情的莫名会坚持,而一旦固执起来,是任谁也无法撼动的想法。就像mori离队的那时,他们在录完最后一期节目后去聚餐,从寿司店出来,伴随着路灯的夜晚的分别,就是最后一次的为mori的践行,不管大家是不是在之后还想再来一次剃头仪式,任谁都叫不动他。
哪怕总是有人会说他难以相处,不懂与他人协调,可kimura比谁都喜欢这样的goro,比谁都固执任性,也比任何人都坦率直白。

不同家庭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两个人,奇妙的相遇了,可以写进少女漫画里的初见情节,就在他们两人身上发生。

神奇而难以割舍的缘分,在时间中不断的叠加厚度。

Kimura凑的有点近,一直闭着眼的goro突然睁开眼。

糟糕

离得太近了

Kimura没有向后撤,goro也没有动。

 

“goro这家伙啊,能把眼睛当镜子,他在跟我说话的时候,会在盯着我眼睛,其实是看里面反射的他自己。”

当后来kimura把某一小段只有他知道的goro的事情融合成一个梗讲了出来,一旁的goro半捂着脸,露出害羞的笑,歪倒在一边,向他抗议,“没办法,我的事kimuraくん都知道,我没办法反驳。”

 


当五个40多岁的男人依然活跃在舞台上的时候,kimura和goro的故事已经发生过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了。

尽管goro依然说着“kimuraくん就像我的哥哥一样带领着我们前进。”

其中的意思kimura也一定能够感受到,就如同他们在同一个清晨醒来,刷牙、洗脸、吃早餐、亲吻的每一天,goro所传达给他的,从来没有变过。

 

Fin.

===========

其中有好多是真实发生的对话和杂志取材,我!太喜欢高女的这些梗了,他们超甜的,甜到化掉~!!

总之,这是一个20岁前半段发生的故事开始,有时间线的混乱,有把前半段和后半段性格瞎融合……还有抓不准

的人物……

但是我好想写出来他们的故事。

另外我超喜欢goro叫kimuraくん的声音了,语尾微微上扬,又甜又软,好听哭了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