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白

【SS】沙穆
撒穆
昂穆
(撒沙天雷,穆攻仅接受恶搞)
【HP】HD(不拆不逆)
【电影大腐】福华
【魔戒霍比特】ALVO
叶子开花粉

不混圈,野生粉
只会写傻白甜
更文极慢,填坑之日遥遥无期ORZ

© 桂白
Powered by LOFTER

坏家伙

弯:

看着自己存稿里的高女发现居然全是甜文



>>>>>>>>>




木村和稻垣交往两年了,他最近觉得很烦恼,因为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觉得自己的男朋友越来越不听话了,这么讲不太清楚,总之,就是吾郎变成了个坏家伙,刚交往时那乖乖仔的样儿一点都看不出来了!——或许,还是看得出来的,如果吾郎愿意装出那副模样……哎。
看见手机屏幕里吾郎传来的照片,木村将手机砸到桌台上,头疼似地按住太阳穴。
“kimura桑?”
手机啪的一声不算大不算小,旁边可闻轻轻地抽气声,紧接着是小心地询问:“您不要紧吧?”
不愿被人看见自己脸上铺满阴霾,他仰面捂住脸,勉强挤出个笑容:“抱歉,和sanma打赌输了,觉得超~不甘心的。”这是实话,不过事情发生在前天。
听闻的化妆师松口气,语调转而变为微妙的笑意,“是吗?那kimura桑在加油赢一次的前提下也要注意身体啊。”用厚厚的粉底遮上木村眼下的乌青,化妆师不再奇怪他突然的发火,开始工作。
嘴角因为化妆师的揶揄而无法控制的抽搐一下,(他也赢过几次的)木村删掉了稻垣发来的让他火大的短信。
图片有两张,一张是稻垣站在捆成一堆的书旁(书顶放着打火机),对着手机自拍比了个“耶”。
看见第一张木村心里就警钟大作,来不及想“不是吧”就将屏幕划到第二张,看见那烧成灰的书和仅存着写着“ONE PIECE”的封面,木村最后一点理智也消失得无影无踪,才有摔手机的举动。
因为工作而被暂时压抑着的火没有因为时间而熄灭,在木村工作完后他想起此事反而觉得更加生气。回到家里反锁上门,他的男朋友兼烧书的罪魁祸首正坐在沙发上冲他挥手——旁边放着装着灰烬的袋子,好家伙,证据都帮他整理好了!

稻垣瞧着木村,觉得一周不见他变得更帅了,穿灰色呢绒大衣真是棒呆!
稻垣笑意盈盈,只是立马他就笑不出来了,木村走过来捏住稻垣下巴迫使他仰视自己,对上的双目仿佛固化着冰块,木村眉头紧皱、弧线下滑,嘴角绷成的线条僵硬得厉害。
“为什么烧我的书?”木村问,无需稻垣回答,木村就一口狠狠咬住了他。啪地一声打了一下他的屁股,稻垣缩了一下,乖乖地不再反抗。
“对不起,我不该烧掉你最心爱的漫画。”稻垣嘴里还有股血味儿,他诚恳地说,对上木村的双眼以增加信任度。“呐……惩罚我吧,你想怎么惩罚我都可以。”
“怎么惩罚你都可以?”木村嗤笑,重复着这句暧昧的话的语调低得吓人。抵着倚在自己身上的稻垣的腰胯,稻垣倾偏过头,那是一个索吻的姿势。
用怒火压抑住对恋人欲望的渴求,木村不禁想起上次稻垣将Bonita的毛剃光,自己也是气得白眼一翻就要去见太宰治。那时自己当然狠狠惩罚了他一番,直到对方难得带着哭腔(现在想来应该是装的)保证不会再这样做才放过他。而那件事到今天,也不过过了半个月而已。
Bonita毛都没长全,(木村都不敢遛她出去,生怕她通过街上的平面镜看见自己那丑模样害怕)稻垣就又故伎重演,木村想着这一切,感受着恋人才洗完澡后萦绕在鼻尖的幽香, 心思百转千回,不动声色地和稻垣拉开距离。

这家伙,越来越坏了,他得狠下心来好好治治才行。
看我怎么收拾你。

“kimura君……?”
“哦,那个啊。”木村做出恍然大悟的神色,一面从稻垣怀里毫不留恋地抽身一面起身将袋子拿起,“没想到你烧完还装在一起了?”即便气得想把稻垣关进房间狠狠做一次,木村还是歪头认真盯着那灰得不能再灰的渣滓,甚而嘴角浮现难得的笑影,装出一派欣赏的端详模样。
“——是这样没错,我……”
旖旎一扫而光,稻垣没猜到恋人在演什么戏码,刚摸不着头脑的回答着就见木村露出警觉的样儿来:“Bonita没误食吧?”
它的品种又不是哈士奇。
飞速旋转到外太空的话题令稻垣在内心腹腓,毕竟抱着一周不见的恋人不询问,反而对着养的狗关心个不停,稻垣觉得自己这个醋吃得不无道理。但木村突然的反应实在在他预料之外,不明这怪异来源于何处,稻垣继而回答:“没有,我都打扫干净了。”
你都不问问我为什么烧漫画书吗?
“这样啊。那goro,关于烧书的惩罚,你说过我怎么做都可以吧……”拉长的语调透露着危险,他们的距离近在咫尺,稻垣终于确信木村没有消气。
“嗯嗯。”
“那容我想想,晚上告诉你答案。”干脆地离开,留没反应过来的稻垣一个人呆愣在原地。
哎?
哎????
这是什么操作啊?
都一周不见你就刚才亲我那一下就算完事儿了吗??这也太敷衍了,作为男朋友完全不合格吧!差评,差评!!
为什么会是这种展开啊!!


并不知道稻垣在想些什么,将心情好好调整了一番,木村一边给意面放佐料一边打算给老师本人联系,询问《one piece》能不能再来一套。
家里被打扫得干干净净,就连餐桌上也插着束鲜花,两人好久没在家里聚餐,自然好好整顿了一番,想一同静度这温馨的时光——不能说静度,客厅电视正放着综艺节目,木村不时能听见自己的名字,他实在不想这顿饭被打搅,让稻垣换了个台,两人又一起吃饭。但面没吃几口两人就一起坐不住了,因为中居的声音很明显的飘进厨房,稻垣只好站起身:“我再去换个台吧……”
木村点头允诺,想到什么也跟着走了出去,见稻垣换了几个台居然全是中居的节目,木村忍不住了:“这家伙是要制霸整周吗?”
和恋人独处的时间里可谁的声音都不想听见。而且,交往的事情并没有公开。不过中居多半心里有数,这点两人都清楚,私人时间里就更不愿被扰了。
稻垣悻悻然的关了电视,也不懂他俩是在躲谁。这顿饭两人各怀其事,吃得有点心不在焉。
饭后木村小饮了两杯,适当运动出汗后就打算洗澡了。
“洗澡水放好了,毛巾在门口挂着呢。”
稻垣清楚木村的习惯,在房里提醒道。
木村也没多想,应了一声就进了浴室。雾气蒸腾,熏得人脸热,让木村不禁想稻垣究竟是几时就将热气打开,特别是洗澡水,盛在浴缸里香得简直像碗鲜汤,木村真不由担心自己会不会一进去就融在里面。
或许这正是稻垣希望的。
对着镜子里的自己一挑眉,木村露出一抹笑容。那家伙,我一开始也没说要泡澡啊,怕不是想洗鸳鸯浴吧。
木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去下上衣然后随手锁了门。
不管怎么说,自家恋人的用心他自然不会辜负,会好好享受一番的。

泡澡果然很有利于缓解疲劳,木村掬起水洗一把脸,觉得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自己好似在温柔乡里徜徉,直想吹一把口哨表达自己的舒适。
洗完澡换上干净睡衣的木村先生的阀值达到最高,他露出一口漂亮的白牙,踩着拖鞋想出去感受这个季节的清凉。
刚一开门就撞见一头黑乎乎的东西冲上来,木村先生被吓得倒退半步差点滑回温柔乡,还没感受季节的清凉心就凉了半截,将那吹了一半的口哨画上休止符,木村瞧着慢慢抬头看他的稻垣,觉得他真是真恐主持太多,深得吓人的真传。
稻垣在门外站了半个钟头,开始想进去和木村共浴,发现门打不开时整个人的不好了,木村居然锁门!他变了,这才不是他的男朋友!
在门外难以置信地等了半个钟头才见木村洗完走出来,看见他时果不其然皱起了眉:“站多久了?楼上也有浴室嘛。”摆出凶人的模样而责备的声音却非常温柔,他牵起稻垣的手握紧了放在嘴边呼气,“那么晚了,也该休息了。”
灯光照得木村的眼眸亮晶晶的,看向稻垣的样子同样盛满了温情,稻垣将那点不受关注的委屈抛到九霄云外,忍不住抱住了木村。
木村回抱住他,一下一下安抚猫儿般的摸着他的脊背,轻轻揉了揉他的卷发,末了响亮地吻在稻垣额头上。
做完这一切还未等稻垣有什么反应,他自己就像害羞般地抿着兔牙笑了起来。“好啦,我休息了,goro也早点睡吧。”
稻垣欣然点头,正打算回卧室,就见木村和他一起……走进了隔壁的房间。
“ki、kimura君?”稻垣不敢相信地看着他,不知为何有点哆嗦,“你不和我一起睡?”
木村平静地回答:“是啊,你不是问我惩罚是什么吗?这周就暂时分床睡吧。”
分床睡?
啊?
啊????
“哎,等一下……”
碰!
撞一鼻子灰,稻垣不死心地扭门把手,得了,又锁着呢。
想到木村刚才温柔似水地抱着他再温柔似水地亲他然后冷酷无情地锁门,稻垣觉得,自己男朋友比刚交往那时起更会撩了,也比那时更可恶了。
真是个坏家伙。

他故意捣蛋干坏事,想得到的惩罚才不是这个!
在主室休息的稻垣没有木村的陪伴辗转反侧,纠结了大半天才堪堪入睡。
他第二天起了大早,虽然昨晚休息不好,但已形成的生物钟仍定时将稻垣唤醒。洗漱后瞧见窗外淅淅沥沥着小雨,他也放弃了晨跑的想法,用室内跑步机进行锻炼。木村是会赖床的人,想着不能看到恋人撒娇说想多睡一会儿的模样,稻垣心里惋惜,转而开始准备营养早餐。
罢了,木村君多休息一会儿也好。毕竟这周他们太忙,彼此都在拍电影,熬通宵不是什么稀奇事,身体健康比什么都重要。
也只有希望这周快点过去吧。想到自己之前几次索吻都被木村无视,稻垣也只能自食这苦果了。
明明上次剃掉你的毛、上上次洗了写满国际球星签名的足球、上上上次将迈克尔的唱片藏起来木村君都没那么生气的。稻垣摸着Bonita那棕色浅草般的毛,想着这些事忍不住笑了起来。
“唔~大清早的一个人笑得那么可爱干嘛呢~?早上好!”
“kimura君早上好,吐司还没烤好,看来这次我没估对你的起床时间啊。”
穿着体恤的木村伸直懒腰,赶跑瞌睡后故意装出生气的模样:“喂,说什么呢,好像我就没早起过一样。”
“我可没这么说啊,不过踩着时间点起床不是常有的事?”笑意满满地调侃,稻垣倒好萝卜苹果汁让木村入坐。
吐司烤得金黄,稻垣舀一勺蜂蜜扮上,尝了一口后觉得不太甜。
“干嘛这个表情,不好吃?”
“好像不怎么合口味,kimura君要不要尝尝看?”
木村说了好,就凑过去吻了他,稻垣手一抖餐刀差点落腿上。亲吻漫长而缠绵,分开时稻垣整个人都是懵的,“为什么?”他神情复杂地瞧气定神闲的木村,仿佛恋人带了千层面具。
“有惩罚也该有奖励啊。”木村理所当然道。
“今天你什么祸都没闯,什么乱子都没添,morning kiss就作为奖励了——当然,现在还是早上,如果后面的时间你整出什么妖蛾子或者又损坏什么贵重物品,明早的kiss就没有了。不出所料的话,以后每天都是这样。”
“……”
仿佛没看见稻垣那难以相信的目光,木村咬了一口焦脆的吐司,又一口吸溜掉煎好的蛋,再一口喝掉萝卜苹果汁作为结尾。“早点去片场比较好,就先走一步了,晚上见。啊对了,我觉得吐司就这样吃味道比较好,毕竟那整罐蜂蜜都不及你嘴里那点甜,拜拜。”
碰!
“……”
揪着自己泛红的耳朵,稻垣陷入巨大的忧愁中。


木村觉得自己鞭子加糖果的战术非常奏效,自从那天早上告诉了吾郎这个规定后,他已经安分了一个月,没再隔三差五地跟木村开善意的“小玩笑”。木村也信守诺言,每天准时给他一个morning kiss,不过每次都是浅尝辄止,每当稻垣或他有深入的迹象木村就立马退开,不跨越雷池一步。

这简直像一场持久赛,稻垣不知道木村的状况怎么样,反正他觉得自己快输掉了,因为就算木村搬回卧室后还是什么都没变,困的时候倒头就睡,来了精神就盖着被子纯聊天,俨然一副哥俩好的样子让稻垣怀疑他们以前做的那些没脸没皮的事是不是幻觉。另外特别是本周,他明明什么都没做,木村却突然一声不吭地取消了kiss,算上今天——“你已经欠我五个吻了!”稻垣控诉,念及一切的经过,又无奈一笑。“kimura君,你暂时闭上眼睛吧,我给你个惊喜。”
今天是木村的生日,房间里没开灯,猜到恋人可能会搞烛光晚餐之类的戏码作为庆祝,木村听话闭眼坐在沙发上等待所谓的惊喜。
今天也是交往满两年整的日子,两人借着酒意开玩笑表白的闹剧仿佛只是昨天,时间流逝得飞快,与恋人携手共进的步伐果然更加坚定。只是生活工作不能兼顾,这才导致吾郎用捣蛋的方式博得他的注意,增加彼此相处的时间。当初确立关系时因为顾虑团内的平衡,没有将此事公开是两人一同做的决定。而谁想两年来世事难料,遭遇的重大变故几乎将他们冲散,对当初做的决定也让木村产生了动摇。如果他有让吾郎感到不安的话,那交往也无需是需要藏着腋着的事。
心中思量着这些,稻垣不知何时已经来到木村身边:“kimura君,可以睁眼咯。”
出现在眼前的不是什么惊喜准备的盛大景象,却足以让木村瞪大眼睛。
因为当初那些被稻垣弄坏的东西,都完整无缺地出现在眼前。他的《one piece》、剃须刀、牛仔裤,和写满签名的足球。除了——
“这些都是你的宝贝,我怎么舍得。”稻垣说,语气里带着轻柔地怪罪,“短信的小把戏而已,看见它们你就没常识判断了!”
木村脸上浮现出笑意——除了Bonita和吾郎。
“所以我从来都没做坏事。”稻垣双手一摊,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更何况这周什么都没发生,你可欠了我五个morning kiss.”
“我可不欠你!”木村说,牵过稻垣的左手,目光落在食指的绷带上。
那是周一的时候,稻垣早上切菜时不小心伤了手,刀很快,稻垣登时出了冷汗,料想伤口有点深,他简单包扎了一下就打算去打破伤风针。出门时却碰见了转身回来拿东西的木村,木村看见稻垣染红的绷带就沉了脸色,也没说什么帮他重新包扎后就陪稻垣一同去了医院,安顿好一切才离开。
这事木村只字未提,而那天起就再也没有kiss了。
“我们说好的吧,”木村说,“只要你不捣蛋或者损坏什么贵重物品,我就奖励你。”他轻轻碰了碰稻垣结痂的包扎着的伤口,“但现在你损坏了我最珍贵的宝物,这个惩罚一点都不过分吧。”
稻垣浅浅地笑,止不住地开心:“kimura君真是狡猾啊。”
“你才是个坏家伙。”木村煞有介事地说,拉过稻垣以吻封缄。
当然,不会就此结束。




end

评论
热度(19)
  1. 桂白 转载了此文字